媒体评证监会姚刚落马:常在河边住 哪能不湿鞋

发布时间:2016-01-16 09:56:40
媒体评证监会姚刚落马:常在河边住 哪能不湿鞋

媒体评证监会姚刚落马:常在河边住 哪能不湿鞋

过去的一周,是不平凡的一周。

这几天内,宁夏、上海、北京集齐首虎,把全国地方高官反腐的拼图补上最后三块;军队系统再下两城,武警交通指挥部也成为军级将领落马的密集区;而这周工作日的最后一天,中纪委一样没闲着,一条证监会副主席姚刚落马的消息,就足以再次刷爆朋友圈。

靴子掉落,围观者众。

下楼

“我今天下午上班时还看见姚刚的说。”

这是岛叔一位朋友发来的消息。照此推算,中纪委又回到了熟悉的“不定时带走”模式——这么说吧,从晚上8点消息传出,到岛叔落笔的时候,证监会官网的“领导班子”一栏,姚刚的一寸蓝色免冠证件照依然出现在排名第一副主席那里。跟中纪委的筒子们比起来,证监会新闻网的加班意识显然稍逊一筹。

是的,如果你再回想一下上海北京二地,这种不定时带走的感觉会对比更加强烈。艾宝俊和吕锡文出事的消息公布后10分钟到一小时之内,两个直辖市的市委就已经召开会议,由一把手主持通报并表态完毕了。

而如果再有心一些就会发现,节奏感更强了:10月30号,就在不到半个月前,中央巡视组刚刚进驻证监会并召开动员会。

这次巡视,担任组长的是刘卒。2013年,作为副组长的刘卒,巡视的是湖北,当年度就有两名老虎落马;当了组长之后,刘卒先后率组巡视了中船、华能、中建、兵器装备;这一次,则轮到了证监会、上交所和深交所。

这节奏,如你所愿。

媒体评证监会姚刚落马:常在河边住 哪能不湿鞋

上楼

从进入证监会那一刻起,姚刚基本就一直在上楼。直到今天之前,如果你和他同年进入证监会,那估计他就是令堂口中经常念叨的别人家孩子。

东京大学博士毕业、并在日本著名证券公司工作后回国,31岁,当上了证监会期货监管部的副主任;37岁,当上了国泰君安的总裁;40岁,成为证监会主席助理,进了班子;46岁,当了副主席。到今天晚上8点之前,他还是证监会排名第一的副主席。

而从2002年重返证监会后,发行监管这摊事儿,就一直归他主管。换句话说,中国A股IPO的发审大权,经姚刚执掌达13年之久。

这中间,IPO开了又停,停了又开,曾经让无数股民趋之若鹜,也让无数投资者和权贵盆满钵满。甚至有媒体引用业内人士消息称,同为山西人的王诚,旗下汇金立方入股的6支股票,就是在姚刚手下登陆创业板。

这哪儿是常在河边走,这明明就是在河边住下了。

作为市场眼中的“改革派”,姚刚主导了IPO,力推了股指期货,也主导了救市。

说来也巧,今年牵头做救市的三位证监会高管,除了一名退休之外,另外两人就是已经落马的姚刚和张育军;救市还没成功,中信系高管已经多米诺般倒下,另外一个民间穿着白大褂的私募圣手也戴上了手铐。

耳机里,唐朝还在声嘶力竭地唱:“从来就没有什么救市主,也不靠神仙皇帝。”

盖楼

从事后看,姚刚下楼的征兆其实早已有之。

去年年底,直系下属、发行监管部副主任李量落马;今年8月底,负责创业板企业发行的刘书帆则因为涉嫌内幕交易、伪造公章、受贿等,被警方带走。而刘,则是姚刚的前任秘书。

“改革是把双刃剑,不能以为新股开闸了,先发了再说,一旦出现问题,谁都逃不了干系。”2013年,姚刚如是说。

事后诸葛亮谁都会做,墙倒众人推也没有意义。眼看他起高楼宴宾客,再看他楼塌了,本就是世事常态、因果相生。但姚刚所在的领域是金融,这恰好曾是老王最熟悉的领域。一策生而众运改,在证监会这一部门里体现得最为明显——毕竟,卫计委管到的可能是造人大计,而证监会的政策则影响的是真金白银。

楼塌了,可惜吗?很可惜。毕竟这是一个年富力强的干部,40岁就当了部级储备,也曾被外界视为业内最懂专业的高管。

但话又说回来,哪个落马的干部不曾在年轻时“一心想干事儿”,不曾有过委屈、挣扎、苦闷、彷徨又努力的岁月?

证监会的网站上,没来得及撤下的照片下,姚刚的名字后依然缀着“同志”。今天“好同志”,明天“阶下囚”,这样的局面没改变,反腐就依然没有走出深水区。


拉蒂搜索,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!精彩词条推荐:魔域私服


友情链接

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新闻搜索源于互联网新闻网站和频道,系自动分类排列,本站不刊登或转载任何完整的新闻内容